当前位置 :主页 > 财经 >

财经八姐:华为进步神速但无从超越不在同一跑道的苹果

* 来源 :http://www.lenuki69.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1-16 18:35 * 浏览 :

  最近苹果新机iPhone 8销售惨淡:往日里有不少黄牛加价囤积货源,如今专卖店门口不见了排队的长龙,甚至有部分黄牛低于售价甩货。此时,人们便在华为何时推出新机,期待它早日把苹果踢坛。

  诚然,华为有时已经成为一个符号,成为中国科技公司挑战世界最高水平的先锋。好在华为老总任正非头脑还是始终很清楚,从最近发表在其企业内部论坛上的讲话中,任正非表示“我们从来也没有想干翻思科,也没有想干翻苹果。”“我们不要树敌过多,我们要多交朋友。”

  在手机市场中,苹果的成功显然是无法复制的,而包括华为、小米、OPPP等国内手机厂商,主要是在另一条跑道里前行。今天八姐就轻度分析下手机企业的商业模式,并以华为为例,将其和苹果对比下,让大家更详细地了解中国厂商的巨大努力和进步,也对存在的差距有更的认识——毕竟苹果在今年一季度就拿走全球市场83.4%的利润。

  十年前初代iPhone上市,了智能手机的时代。随着产品的更迭,如今智能手机市场已经形成和苹果iOS两大阵营。根据市场分析公司Kantar Woroldpanel于2017年3月发布的报告,在中国市场,市场份额从76.4%暴增到86.4%,增幅高达10%;苹果iOS则从22.2%一下滑至13.2%,跌幅9%。

  图1:各操作系统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市占率,来自Kantar Woroldpanel报告

  而包括华为、OPPO、Vivo、小米在内的手机厂商近年表现强势,出货量大有迎头赶上三星、苹果的趋势,也带动了系统占有率的进一步提高。以华为为例,其在2016年手机出货量为1.39亿台,同比2015年上升了30.2%,在全球市场有9.5%的市占率,进步明显。

  诚然华为的手机出货量在逐步追赶苹果,但其硬件销售额和苹果的差距还常巨大的。华为2016年财报显示,其消费者业务板块实现销售收入1798.08亿元,同比增长43.6%,其中绝大部分收入来自1.39亿台智能手机的销售。而苹果在2016财年iPhone手机出货量达到2.15亿台,实现销售收入达到1358亿美元。

  除了苹果品牌带来的巨大溢价,其对供应链的强大掌控力也不可忽视。苹果自行研发CPU等核心元件,了硬件对其iOS系统体验的巨大支持能力,也客观地降低了硬件成本。而在采购元器件时,苹果也擅于采用制衡战术,确保对供应商的话语权。而且苹果具有庞大的使用量和极高的指标效应,其对很多供应商处于绝对强势地位,甚至拥有某些元器件的定价权。在部分关键元器件的供应商,苹果操作时也相对比较灵活,善用投资入股等手段影响上游产业链。比如苹果在向三星Display采购OLED屏的同时,也投资逾10亿美元给LG研发;在最好的存储芯片供应商东芝半导体的收购中,苹果也投入近30亿美元自身的权益等。苹果在供应链管理方面的一以贯之的神操作,总让人感叹其深谋远虑又财大气粗——毕竟如今的CEO库克当年是做供应链管理起家,表现杰出方得乔帮主赏识。

  华为苦练自身基本功的上也有所斩获。其全资子公司海思设计的“麒麟”系列芯片几乎成为华为所有等级手机的标配,初看颇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感觉。也许如今ARM架构表现出众并授权广泛,而EDA芯片设计工具的功能也愈发强大,芯片代工产业也非常成熟,这些都大大地降低了芯片研发的门槛。但是华为敢于在自己的旗舰机型上采用海思的“麒麟”系列的芯片,这等自信并不是其他自研核心处理器芯片的厂商所有。三星也仅在部分旗舰机型上用上自产自销的“Exynos”,近几年历代‘Galaxy S’‘Galaxy Note’总会乖乖地推出配备高通顶配“骁龙”芯片的版本。而声称要研发芯片的小米,至今也未见到装上“小米芯”的任何迹象。最近华为推出了麒麟970,率先集成了支持AI功能的NPU,也堪称技术积累到一定程度的创新之举。

  相对于硬件收入上的差异,硬件平台带来的软件服务等收入的差距更为悬殊。阵营坐拥巨大的硬件销量,像华为这样的厂商也的的确确拥有了数以亿计的用户。但在通过巨大的流量入口获得收入的方面,其表现就相对业余了。根据2017年华为消费者BG半年报,华为宣布中消费者云服务用户数超2.8亿,合作伙伴获得的分成收益达到28亿元人民币。乍看之下收入看似不少,但这是华为整个硬件生态带来的收入,显然不全属于华为,而苹果在软件收入方面秒杀整个阵营。在2017财年第三财季,苹果的软件服务业务营收创下了历史新纪录,高达72.7亿美元,同比增速为22%。加上前三个季度,苹果在该项业务的年度营收已达278.04亿美元。按照2017年美国财富榜单上的排名,可以排到97位,甚至超过了Facebook的276.4亿美元。

  八姐认为,这种巨大的收入差异不可辨驳地告诉我们一个的事实:苹果和广大硬件厂商玩得不是一个游戏。苹果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家互联网公司,早期苹果迅速获得了规模庞大的用户群,依靠的是其强大的设计和杰出的软硬结合所带来的极致用户体验。而且苹果对自身生态圈的重视非一般硬件厂商能比。苹果首席财务官Luca Maestri曾在财报会议上表示,软件服务收入的增长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支付的便利,而在App Store放弃对Apple Pay的,投入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怀抱后,苹果意在扩大中国软件销售收入的野心已不言自明。而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苹果对第三方打赏收费”风波,也在腾讯高层参加苹果新品发布会后出人意料的和解。从这个侧面可以看出,能让苹果服软,自动其封闭生态圈的,在中国也只能是BAT这些巨头。

  反观华为,八姐认为其获得软件收入的能力还仅停留在收取软件装机费的程度。比起我国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赢家BAT等,华为不具备厚实的软件开发人才储备,在早期战略上也失去了主动权。而系统毕竟是谷歌开发的,谷歌为了系统的安全,不惜斥巨资收购摩托罗拉的大量专利,免费给一众手机厂商使用,无非是为了其流量入口地位和背后的巨额广告收入——谷歌同样也支付数十亿美元的费用给苹果,只为确保苹果指定谷歌为默认搜索引擎。

  就手机产业来看,主要收入来源是销售硬件,还有通过自身硬件终端构建的生态圈中获得软件和服务收入。其商业模式的核心是如何获得硬件的溢价,以及如何挖掘生态圈内的附加价值。作为处于两个不同游戏的玩家,华为超越苹果从来都是个伪命题。我们已经看到华为手机出货量的剧增,也可以预见其自主研发核心部件的持续努力,但很难想象在体系下的华为有能力如苹果那样构建以自身为中心的生态。

  而如同苹果一般,通过在技术上的创新和耕耘,最终成为新的生态圈的规则制定者并创立一种杰出的商业模式,这个目标堪称出色公司向伟大公司迈进的终极挑战,不知是不是声称“害怕没人在前面扛旗”的任正非内心深处真正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