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内地 >

深圳浙商坠亡引发商会内讧 曾为公司上市贷款近10亿

* 来源 :http://www.lenuki69.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6-07 23:20 * 浏览 :

  2014年4月,浙江温州籍商人邵华坠楼身亡,没有留下只言片语,警方排除他杀。这名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在深圳打拼24年,从工程师一做到泰丰网络设备有限公司法人代表。

  在深圳市浙江商会一些同乡看来,邵华是想要公司上市,此前拼命贷款,数额达到将近10个亿,但是最后上市未成功,导致了悲剧的发生。但是事发一年多之后,在他的妻子和员工看来,仍然不相信他会选择身亡这条。

  尽管邵华已经离去,但是相关的纷争却并未停止。他生前曾在深圳市浙江商会担任常务副会长,如今商会内部人士产生“内讧”,互指对方借号召大家捐钱邵华企业之机,从而先行还上自己借给邵华企业的钱。

  妻 子熊女士介绍,1990年,邵华来到深圳,经过朋友介绍应聘,很顺利就加入了泰丰电子公司。2004年,邵华对老板说想要离开创业。但是公司老板并不希望 他离开,于是决定把一家发展瓶颈的公司交给他来管理。当年,邵华前往泰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这是一家合资公司,由于很多业务不方便竞标,后来又成立了 纯内资的泰丰网络设备有限公司,是同一套人马,只是使用了两块牌子。

  熊女士介绍,新公司的法人代表是邵华,登记的股东是自己和另外 一位管理者的太太,但是她自己对公司的运营并不了解。熊女士回忆,公司真正出现状况可能就是最近一两年的事情,公司发展后期,很多借款要自己签字,“刚开 始我不愿意签,但是没有办法,公司要发展,肯定要贷款,不然就无法扩大。”最早的签字大概是2010年的事情,当时是一家国有银行,开了口子就刹不住车 了,后来就陆续有签字,有时候一个月,有时候两三个月,也记不清有多少,除了银行,也有小额贷款公司等民间借贷。

  在一位和邵华做了20年同事的朱小姐看来,邵华对待员工很好,过年都有给父母的过节费,此前公司投资买了很多物业,但是邵华从来没有给自己买什么,“觉得他太不值了,对人很大方,自己很节俭,一张废纸,他都会把下面的空白裁下来,当成小纸条使用。”

  邵华发生意外是在2014年4月23日凌晨,熊女士回忆,前一天早上,邵华在家正常吃早餐,出门的时候说下午温州商会要开会,让她把衣服熨一下,下午让司机来取,因为下午他开会要发言。

  4月23日凌晨3时,邵华还没有回家,熊女士就打电话,打通了但是没有人接,“以为他在外面喝酒”。到了5点还没回来,再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关机了。早上6时30分,熊女士接到的电话。

  熊女士表示,邵华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没有留下一个字一句话,出事前一天晚上,公司的员工都说他很正常,没有任何异样,“事发之前没有任何征兆证明他有这个想法,到现在都不相信,他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

  事发后,泰丰公司召开大会,总资产是资不抵债的。熊女士介绍,没有专门的审计,因此也不知道具体的债务数额。深圳市浙江商会人士介绍,泰丰公司的债务数额太大,事发后,有商会同乡提议借款帮助企业渡,但是大家都觉得已经救不活了。

  邵华同事朱小姐回忆,公司发展的最近几年,借款有所增多,总是会跟一些小额贷款公司借款,付款方面周期延长了,尤其是大额资金,付款是比较困难的,不过员工工资从来不会拖欠,而且出事前两三年每年都有涨工资。

  朱 小姐回忆,应该是在三四年前,邵华比较强烈地提到想让公司上市,当时公司产品的销量有明显增加,估计是原来的两三倍,销量增加了,但是利润不一定会增加, 当时不理解,卖出去不赚钱为什么还要卖?当时还请人来公司专门搞上市,后来没有搞成就走了。熊女士也,此前也曾听邵华提到想要公司上市的事情。

  深圳市浙江商会同乡张三(化名)介绍,邵华想要让公司上市,但是上市需要一些指标,比如达到多少业绩,当时邵华就想把公司的业绩做起来,当时借款利息达到3分,一亿元一年利息就是3600万元,再借款借不到了。

  深 圳市浙江商会同乡李四(化名)表示,邵华为气正直,到意外发生那天为止,他没有拖欠一分钱利息,只是本金未归还,说明他归还利息的能力是有的,整个借 款还处于一个良性的循环,“在浙江商会的众多常务副会长当中,他也是德高望重的,尽管邵华出事了,但是没有一个人讲他。”

  深圳市浙江商会同乡王五(化名)表示,邵华的为家都很认可,当时邵华想要让公司上市,到处借款,包括一些高利贷,一共欠了9亿元,房产评估为4亿元,对外欠款还有5亿元“属于典型的上市不成变上吊的。”

  不管原因是什么,给泰丰公司带来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6月15日下午,在南山区新能源大厦A座3楼,仍然可以看到泰丰网络设备有限公司的牌子,但是前台没有人员,玻璃门上一把大锁,室内空荡荡的,看上去已经许久没有人员出入了。

  公司如今借用了债权人之一深商控股的办公室,公司也从此前的100多人减少到了10多人。深商控股负责人王先生表示,希望重新将业务带上轨道,但是公司出事后账户被查封,一些还款也无法用于公司发展,目前来看有很大困难。

  近 日,深圳市浙江商会监事长田先生反映,邵华出事之后,商会秘书长陈女士声称要捐钱救企业,浙江品牌,号召大家捐款,后来才知道陈女士借了2300万元 给泰丰公司,她是想通过此举来收回自己的款项。后来泰丰在商会成立的临时账户一共收到了583万元的应收款项,本意是为了帮助泰丰公司渡过,但随后这 笔款项却被陈女士挪作他用。

  陈女士回应称,自己算是第一个借款给邵华的,当时是在2010年,最早的时候都没有利息,当然后来开始计算利息了,“他的公司运作还可以,陆陆续续几笔借给他,说几个月还我,后来还过我一次,逐渐说有点紧张,出事之前我找他要过一次,他说有点困难。”

  陈 女士表示,邵华出事之后,泰丰公司召开了董事会,董事会通过决议,对所有的债务人进行了排序,她排在第一位,也即意味着有了钱之后会率先还给她。陈女士出 示的董事会决议显示,在统计出的3亿多元债务,共有40位应还款人,其中她为第1顺序还款人,共借款2300万元。

  陈女士同时指 称,田先生借了3500万元给一位施先生,施先生又把这些钱借给了邵华,实际上田先生和邵华的企业存在利益关联,他是想让大家捐款收回自己的借款。对此, 田先生表示,他确实借了3000多万元给施先生,但是这只是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至于施先生把钱借给谁了,他不会去关心。田先生表示,他和邵华关系很好, 但是邵华从来不曾向他借过钱。

  董事会熊女士表示,出事后她确实签署了一个名字,由于自己并没有参与过公司的管理,所以并不知道具体的内容和意义,不过她也表示,公司出事了,没有理由先还其中某一个人的债务。

  事 发后曾经被派到泰丰公司参与公司管理的施先生表示,经过陈女士提议,当时泰丰公司在商会开了账户,转过去了583万,除了138万陆续转给公司之外,其他 的钱都被陈女士自己转走了。至于其说经过董事会决议,董事长周先生曾向大家表示,当时陈女士拿了空白决议让董事长签字的。

  深圳市浙江商会会长郑表示,个人债权问题和浙江商会无关,希望商会不要浙商的品牌,在深圳有浙商10万家企业,商会成立20多年来名誉一直都很好,希望个别人不要把整个浙商在一起。